蒙彼利埃商学院咋样?
首頁/行業動態/正文

房產稅全面開征至少須準備三年 應針對多套房

2013-02-17 來源:新京報(北京)
 
點擊
 
評論

日前沸沸揚揚的“房姐”龔愛愛坐擁41套房的消息更是將房產調控再次推上風口浪尖,房產稅也被認為是調控的一種方式。有觀點認為,房產稅應該針對像房姐、房叔這樣有多套房的人征收,讓他們的房子在市場中流動起來,以增加供應。

其實,房產稅自2011年1月28日開始試點,兩年過后仍僅僅停留在重慶和上海這兩個最初的試點城市。近日有媒體報道北京將試點房產稅,隨后有關部門予以否 認。房產稅改革進展緩慢與各方爭議大,難以達成一致有很大關系。開征房產稅“卡”在哪兒?學者認為,是時間和設計方案的問題。

“需先明確房產稅征收目標”

張斌(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稅收研究室主任):

目前房產稅到底是用來干什么的還沒有搞清楚,是作為地方政府的主體稅種?還是作為調控房地產的工具?或者是為了調節收入分配作為富人稅征收?也就是說房產稅的目標沒有確定。設計房產稅的方案前首先要明確房產稅的作用和目標。

另外,此前雖然沒有對居民住宅征收房產稅,但卻有很多其他的稅費,在征收房產稅時要明確這些稅費要不要綜合改革,配套改革。是總體稅費不增加還是要多收一部分?上面的這些問題解決了才能設計方案。

開征房產稅還包括幾個難點。首先征管方面存在困難,不僅體現在建立數據庫系統,掌握房產信息,還包括建立評估體系和終端解決機制,比如對惡意欠稅者如何處理等問題。另外,針對自然人也就是老百姓的征稅體系目前尚不太成熟。這些的運行成本都很高。

同時,征收房產稅是直接從老百姓兜里掏錢,每年都要掏,這就要求在支出方面要有透明度。

此外,可能出現一種情況是雖然房屋的評估價值很高,但是房主的實際收入低。比如房屋估值一千萬,房產稅是固定的,但業主收入并不高,如離退休人員。也有很多人是非市場化渠道獲得的住房,比如公務員和事業單位的人員。如果這些問題不解決,開征房產稅后這個矛盾就很突出。

上海和重慶開展試點,我認為是避重就輕了,除了獨棟住宅外,房產稅基本不涉及存量房,而且規定了很高的免征面積,也不按評估征收。回避了很多技術上的問題。

“要把房產信息公開”

安體富(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教授):

房產稅應當開征,但是要保證不增加一般居民的負擔,比如第一套房可免征房產稅。

應該開征房產稅,房產稅主要作用是規范地方政府的行為。地方政府在財政吃緊的情況下就賣地、借債和亂收費,這是很不正常的。房產稅未來應當作為地方收入的主體稅種,杜絕扭曲的行為。

光 喊出臺很困難,比如收入分配都喊了八年了也沒有出臺,就是有利益的問題。開征房產稅難度非常大,如果十年前開征會很容易,越往后越難,這主要是由于利益集 團的阻礙。在房產方面受益最大的利益集團主要是官商集團,開征房產稅就要把房產的信息公開,這會暴露很多問題。利益集團有話語權,所以他們的阻礙使得房產 稅很難開征。

所以,要開征房產稅,起征面積開始時應當高一些,以后慢慢再調整,畢竟開始時阻力很大。

“全面開征需至少準備三年”

王雍君(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):

房產稅代替土地財政是唯一的選擇,也符合國際慣例。所以房產稅開征是必須的,目前只是時間和方案設計的問題。

房產稅的優勢在于是可持續的,能夠替代土地財政的不可持續性;同時兼顧到財產的再分配,糾正社會分配差距,目前的分配差距不僅體現在收入上,財產方面的差距更加嚴重,房產作為主要的財產納入到稅收上來,有助于糾正分配差距。

但房產稅的征收也面臨難題,比如房屋產權的劃分是個非常復雜的問題;房屋的價值評估需要專業的評估機構和評估標準,這個體系目前不完善;中央與地方在財稅收入分成方面也需要商榷。

我不贊成房產稅試點,這有違稅法的公平性,與其試點不如規劃房產稅的議程,解決房產稅面臨的難題,在全國范圍內擇機開征房產稅。

房 子有兩個屬性,必需品和投資品,我覺得房產稅的開征必須要以保證居民必需品為原則。人都有生存權,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居住權。我覺得設立人均免稅標準是 比較公平合理的方式,但具體的免稅面積還需要調研測算。同時也要區分套數。我覺得從目前的難度來看,沒有三年的精心準備可能無法全面開征房產稅。

民間議論

“房產稅應針對多套房”

胡女士(北京白領):

房產稅應該針對擁有多套房的人征收。比如像那種有幾十套房的房姐、房叔。這樣的人一輩子都不用工作,只要有房子就夠了。

我 家在2006年底搬進現在的小區,這個小區交房已經兩年多,還有很多黑燈的大戶型。這些房子既不出租也不出售,就放在那里,據說都是各種“老板”買來投資 用的。小區里還有一位富二代,在北京讀完大學后根本就沒找過工作,他每天要做的事就是開車全北京“巡視”他家的物業。他說自己都不太清楚家里買了多少房 子。我覺得房產稅就應該瞄準這樣的人。

北京現在限購,但是從上海和重慶的試點來看,房產稅的征收都沒有涉及存量房。要讓房姐房叔的房子在市場中流動起來,房產稅應該起到這樣的作用。如果樓市供給多了房價也不會漲得這么離譜。

“征稅前提是信息透明”

韓先生(北京白領):

從“房姐”擁有幾十套房來看,向這樣的人征房產稅似乎可以起到收入分配的作用。但是,開征的前提是信息的透明和有關部門的“自律”。否則人家多弄幾個戶口就可以輕松避稅,最終征稅主體還是普通老百姓。

所以在現有的大環境下,我不贊成開征房產稅以及別的什么稅。難道有了房產稅,就能改變“土地財政”嗎?就能讓土地價格和房價下降嗎?這種想法太天真。

網友參與評論
 
條評論
表情
點擊加載更多
返回頂部
蒙彼利埃商学院咋样? 时时彩诀窍后一 三公技巧 北京pk赛车7码计划规律 3000万彩票平台注册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 博彩刷流水怎么挣钱 重庆时时龙虎合技巧 被九号彩票骗了 pk10不管怎么玩都是输 四川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 澳门快5彩 北京福彩pk10官方网站 一分快三全天计划软件 抢庄斗牛看牌 万购彩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